浙江龙泉合作扶贫富民“合纵连横”走向小康

2020年8月28日 By araksoblog.com

中新网丽水7月7日电(记者 项菁)“小康社会”,近在咫尺。时下,国内各地扶贫力度空前,将脱贫攻坚摆在治国理政突出位置。脱贫攻坚的标兵、身处中国经济增长第一方阵,浙江还要扶贫吗?

答案是肯定的,从着眼全域到聚焦浙西南山区,从消除绝对贫困到减缓相对贫困,浙江扶贫重心不断下移。治国理政在郡县,浙江的扶贫富民之路可在浙西南边陲的龙泉见真知。

走进小梅镇骆庄村,农户们正在有序开展果蔬种植,兴办农家乐。一位毛芋种植户马上迎来丰收的喜悦,“种植大批毛芋的成本高,资金压力阻碍了农业发展。村里允许贷款两万元,我就用钱买苗木、雇人工、购肥料等,每亩地至少可以赚3000元。”

群山环抱,柳暗花明又一村;山峦叠翠,白云深处有人家……在龙泉西北部岩樟乡,因其保存着诸多原始次生林和珍稀野生动物品种,以及超10万人饮用水取自于此,当地业态发展深受环境限制,虽然走出了农业绿色发展之路,但农产品的销路也如环山一般难以绕开。

龙泉处于浙闽赣边界,素有“瓯婺八闽通衢”之称,也孕育了龙泉人讲究的融合、包容。和地理位置一样,龙泉的扶贫强调“合作”二字,意在通过多方联动、合纵连横推进扶贫工作。从纵向打通扶贫通道,到横向整合扶贫资源,再到东西联动放大扶贫效应,这些年,龙泉创新合作扶贫新模式,在层峦叠嶂之间实现大步跨越。截至2019年年底,该市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10687元,连续8年增幅保持在14%以上。

在龙泉,拓宽产业扶贫要道,也可能是开一条机耕路。郑庄村仓坞自然村,2300多亩毛竹任其自生自灭,为带动村民增收,该村村委主任曹明西积极发动村民、乡贤力量,与政府一道共同出资31万元,打通一条6公里多的竹林机耕路,“路一通,成片竹林资源变经济。”

横向互补:实施精准扶贫

从欠发达到奔小康,从自我发力扶贫到携手西部脱贫,这座“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山区县级市不断探索走出了特有的合作扶贫模式。丽水市政协副主席、龙泉市委书记王顺发表示,龙泉将持续深入打好“产业兴农、改革惠农、就业富农、政策支农、服务助农”等促农增收组合拳,坚决扛起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政治责任,确保全面小康路上“一个都不少、一户都不落”。(完)

朱三东称,疫情暴发后针对亚裔的歧视和仇恨案件不断增多,纽约市警在维护社区治安和打击歧视犯罪等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在日前的反警暴浪潮中,华人社区也力挺警方,向警员给予支持。他表示,希望市警与华社继续增进警民关系与合作,共同维护社区治安。同时也鼓励更多亚裔投身警界,发挥双语优势,服务华人社区。(杨澄雨)

“以前,一遇到不好的天气,村干部就要赶紧翻山越岭到原来村子转移群众。”该村党支部书记童家统坦露,经过搬迁,村民们不仅有了安心的生活,村里还引入“来料加工服务中心”,为居家村民解决“家门口”的就业问题。

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古城的一家“剑瓷阁”青瓷馆内,布满了茶具、茶宠等数千件青瓷器物,而这些宝贝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龙泉青瓷。一般人难以想象,出生于中国东部地区的龙泉青瓷为何“飞跃”到了四川?

龙泉岩樟乡农产品。项菁 摄

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荣誉总顾问朱三东作为侨领代表出席并领取感谢信。朱三东表示,疫情在纽约暴发后,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在主席梁冠军的组织下,相继向市警捐赠30万个防疫口罩。在该会的带领下,包括美国福建同乡会、美国长乐公会、武大纽约校友会等逾30个华人社团组织及非营利机构,也积极向市警捐献各类必要防疫物资,共捐献50万个口罩,帮助一线警务工作人员度过疫情难关。

在小梅镇半边月村一排排崭新的洋房内,不少村民幸福地忙碌着收拾屋子。93岁姜约云是该村年龄最大的独居老人,对搬迁后的生活非常满意,“去年年底从山上搬下来,门前屋后都平整了,环境变好,日子也好了。”

不过,对于龙泉而言,辖区的小康还不是小康,只有放大合作扶贫的社会效应,协同定点帮扶县一起走进小康,才是小康的真正意义。

不仅如此,龙泉已与昭化初步形成“空中飞蜂、林下养鸡、坡地种药、地里长菌、稻田养鱼、园区共建、全网电商”七个层次产业扶贫格局。尤其通过电商扶贫飞地等平台开展线上消费扶贫,将昭化红心猕猴桃等优质农产品搭乘互联网“快车”远销全国各地。

扶贫的意义在于走向小康。如果横纵交织只是向部分困难群体给予“阳光雨露”,那么东西联动则通过帮扶“造血”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不仅如此,龙泉也致力资源的统筹联动,让人才和资金实现“双下沉”。据了解,当地推行省、市、县、乡四级结对帮扶制度,派出87名农村工作指导员任“第一书记”扎根一线,发挥献计、献技等作用。

龙泉小梅镇半边月村搬迁后洋房。项菁 摄

如何思变?龙泉提出的合作扶贫思路有了指引。合作扶贫,关键在统筹,当地通过构建大产业农合联,统筹资金、项目、人才等,积极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为全产业链打通出入口。

骆庄村是少数民族聚集村,仍有不少低收入农户存在缺发展资金的现实困境。该村资金互助会财务兰美良坦露,部分村民到银行借贷大额资金存在困难,资金互助会就成了资金来源,“不讲信用的村民借不到钱,按时借还的可以拿着钱创业。”

在“八八战略”指引下,龙泉也打造山海协作工程“升级版”,加强与嘉兴秀洲在文化、教育、医疗等领域的协同发展,努力建设一批招商引资新签约、劳动力培训、飞地产业园等项目,比如结对地已派专家到龙泉义诊达210余人次、服务群众达1000余人次。

原来,龙泉青瓷是龙泉与其对口帮扶地——昭化的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该青瓷馆负责人周光武介绍,龙泉青瓷是世界非遗,把龙泉特色带入昭化古城,可让旅游产业更加多元,“我们还根据昭化文化定制了许多青瓷器物,希望通过青瓷这一‘大IP’,把昭化文化一起带到世界各地。”

除了为农户缓解资金压力,龙泉也聚力关注地质灾害严重村的村民,通过精准搬迁和稳定就业让村民“奔小康”。

纵向贯通:拓宽扶贫要道

东西联动:筑小康共同体

“优化产业布局、强化产销对接,方可推动扶贫产业可持续发展。”岩樟乡常务副乡长曾春亮深耕扶贫领域多年,在其看来,产业帮扶需要有领头人,再通过产业带头人、扶持政策、服务平台等支持,加快推动产业实际运行和发展。

近3年,该市累计投入资金6000余万元,带动低收入农户增收1200万元。

2019年,龙泉市村集体经济总收入达1.36亿元、经营性总收入达0.5亿元,分别比2016年增长42%和146.6%。

枣山村等9个村曾长期存在集体经济薄弱和村民增收困难等情况,“单打独斗难成气候”。2019年6月,浙江桐乡与龙泉共建濮院国际时尚智造共享产业园,9个村“拼盘”与产业园结对。项目实施后,每个村每年将增加10万元经营性收入。

纵向打通要道之时,龙泉也聚焦最大化整合资源,意在通过横向互补促农增收。

扶贫,贵在横向的精准互补。龙泉制定《龙泉市扶贫产业增收项目管理办法》,专门补齐低收入农户增收短板。如将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农村电商等新型经营主体纳入扶持对象,引导其通过生产资料流转、入股分红等模式与低收入农户建立利益联结机制。

根据思路,“村企联姻”破土而出。龙泉启动“千企结千村、消灭薄弱村”专项行动,制订企业结对帮扶政策,创新推出“结对企业+龙泉市供销社+结对村党支部+结对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农业主体”的产销对接等机制。

“去年,我养了450箱中蜂,带动低收入农户增收近7万元。”在岩樟乡,20多年养蜂经历的夏世友是村民身边的“养蜂达人”,他不仅带着127户低收入农户养蜂,还在政府的支持下让蜂蜜“上云”,多渠道解决销售问题。良性互动实际上源于政府、困难户、领头人三者之间的扶贫关系。

龙泉一处桃林。项菁 摄

事实上,这是龙泉市创新建设扶贫资金互助会的生动体现。据介绍,扶贫资金互助会是以财政扶贫资金为引导,通过资金互助促进农民增收致富,缓解农民融资难等问题,被称为“农民银行”。目前,龙泉已建成市、乡、村三级扶贫资金互助会77个,累计发放借款11623.4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