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外国留学生盼望疫情早点结束

2020年6月17日 By araksoblog.com

美国《纽约时报》2月12日文章,原题:新冠病毒迫使在华外国学生做选择:离开还是留下?从家里通过电子邮件和即时通信发往中国各地校园的文字很明确:马上离开(暴发疫情的)中国。德克斯特·伦辛听从了这种催促。这名博士生是近50万在中国高校就读的外国留学生之一,他们被迫做出去留决定。几十年来,像他这样的学生已搭建起语言、政治和文化桥梁,帮助拉近中国与世界的距离。

目前,成千上万像伦辛这样的外国留学生想知道,何时甚至是否还有机会重新在华留学。“我不知道这辈子是否曾像现在这样失望过”,33岁的伦辛眼下正在北卡罗来纳州贝尔蒙市。由于已是最后一学年,他担心再没机会返华。

2020年共和国部长义务植树活动 陈溯 摄

由全国绿化委员会、中共中央直属机关绿化委员会、中央国家机关绿化委员会、首都绿化委员会联合举办的共和国部长义务植树活动,自2002年起连年开展,至今已经是第19次,今年活动的主题为“履行植树义务,共建美丽中国”。19年来,共和国部长义务植树活动累计有部级干部3229人次参加,共栽下树木38230多株,以实际行动履行公民植树义务、为祖国大地增绿,积极促进植绿护绿爱绿良好风尚的形成。

并非所有学生都已逃离。一些外国留学生仍滞留武汉,另一些留学生则像凯西·宋那样选择留下来。宋在华攻读中国研究和社会科学双专业,目前已住进在北京的叔叔家中。作为在美国出生的华人,19岁的宋选择赴华留学,因为她认为这有助于消除美中双方的误解。

本次植树地点位于城市绿心西南部,植树区总面积约100亩。该地块属于城市绿心绿化项目施工段内,距离市中心约37公里。该项目结合北京市城市森林建设,在尊重自然的基础上营造完整的近自然城市森林体系,打造林园相依、林园相融、廊道相连的城市绿色开放空间,满足市民运动休闲、文化交往等多样需求。

那些已离开中国的外国留学生只有等待。“我不知道何时能返回中国,”正在攻读清华—MIT全球MBA项目的巴西人洛恰说。原本今春的毕业如果被推迟,他将更难获得在华居留并求职的签证。来自美国凤凰城的昆山杜克大学大二学生特鲁姆波利计划最终返回中国,以完成剩下的两年学业。如今她正在上网课,“我知道中国正在崛起,而且这对我未来希望从事的国际关系工作至关重要。”(作者亚历山德拉·史蒂文森,王会聪译)

其他选择留在中国的外国留学生发现,如今他们很想念人际交往。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硕士生艾斯玛·达拉简来自亚美尼亚,如今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宿舍学习。校园生活变得越来越隔绝,“你找不到人说话。这有点孤独。”但作为一名公共卫生专业学生和亚美尼亚前卫生官员,她正接受另一种教育。“如今,随着我看到(中国)政府的实时努力,我感到这无异于一种实习”,26岁的她如是说。

据悉,截至3月31日,今年我国已完成造林193.1万公顷,占全年计划任务的28.7%,春季造林进度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为完成全年计划任务奠定了基础。(完)

对许多在华的外国留学生来说,这场疫情已经冻结甚至可能终结他们在一个庞大且复杂国家学习的机会。对美国来说,有关影响或许尤为显著。许多在中国上世纪80年代开始开放时赴华留学的美国学生,已陆续成为帮助美中两国建立联系的记者、商界领袖和政要。但两国的学生交流如今在减少,教育合作也在承受压力。2018年在华留学的美国学生约有1.16万,同比减少2%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