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蓝色预警拉响疫情下的北京防汛24小时

2021年2月11日 By araksoblog.com

暴雨蓝色预警拉响,平房区积极备战抢修房屋

疫情下的防汛24小时

咨询公司是你唯一可以指望的,用自给自足的方法开启的创业类别。但别以为做咨询就很简单,它的痛是贯穿始终的,是以年为单位的。

VC尤其臭名昭著,一些肆无忌惮的投资人会故意误导创业者以为他们要投资其实不然,但即便是一些最善意最好心的投资人,也可能会做出一些看起来不正常的行为。比如头一天还激动不已准备立刻给你写支票,第二天他们可能连电话都不会回复。

“对,抢险这块必须盯住,天再晚我也上。”7月2日下午1点,刚刚散了防汛工作部署会,张炜马不停蹄,又去部署值班人员的工作落实情况。

胡同里随时能找到抢修员

比如我的第一家公司Viaweb,就不可能靠自给自足做起来。我们的软件要价不低,1995年的时候要价就是每用户每月140美金。但我们花了一整年,才让盈利额能够勉强cover我们其他琐碎的开支。我们自己的存款根本不够活一年的。

下午2点,张炜已经下到社区,进一步部署防汛工作。记者注意到,他不停翻看着手机,上面的画面却很不寻常。“这是一个专门看云图的APP,气象人员、地质探勘人员平时工作中常会用到这个软件。你看,还有2个小时,这片云就会到廊坊。”张炜的手机屏幕上,一大片云团正由南向北缓慢移动。根据他的经验,当云团抵达北京时,蓝色预警下的这场大雨到达东城区的时间约在晚上9点左右。

“离降雨还有六七个小时,我们还有不少工作要做。”张炜边说边走,记者随他来到炮局胡同的一处夹道。胡同里,唯一的一栋简易楼矗立在道旁。在当天稍早的巡查中,维修段的抢修人员发现该楼三层与四层阳台外壁上有一处细小裂纹。裂纹虽小,但降雨中一旦出现“卷水”,雨水便会顺着裂纹漏进居民家的阳台。维修工作需要立即进行。狭窄的胡同里,贴着简易楼的墙面,高高的脚手架已经搭建完成。“您注意安全啊!”张炜小心地叮嘱着站在脚手架上的工人。脚手架上,一名抢修人员正忙着修复墙体裂纹。老旧的墙面装饰层已经被铲掉,新打的洋灰一层层涂抹了上去。

用自己赚的利润支持自己的企业运营这个想法固然很好,但你不可能凭空创造用户。无论你挣多少,必须要卖一定数量的产品才能达到收支平衡,而卖到那个收支平衡的量是需要时间的。除非你真正开始做,不然没人能预测这个时间是多久。

但要记住,即便我说融资或许是一件好事,它也只是在无可奈何情况下, 稍稍好一点的那个选项。融资仍然是条死亡率很高的路,不仅仅是没融到钱的话公司要被迫关门,整个融资的过程也随时可能让你痛不欲生。

想让自己从融资过程中活下来,你需要一些说服投资人,与他们可以证明正面交锋的技巧;这就像登山运动员需要知道一些生存技能来帮助他们上下山一样。

往好处看,就是至少你拥有选择权:要么选择融资的阵痛,要么选择先从咨询类企业开始做起的慢性疼痛。在疼痛总量一致的角度来看,融资或许是一件好事,因为技术总是在新的时候最值钱。

如果你能保证公司在融资期间可以一直往前走,比如推出新功能,点击率上升,增加了交易额,被不同媒体报道等,跟投资人的约见反而会更有效率。不仅仅是因为你的公司看上去更有生机,更是因为你们士气更足。而士气,是投资人判断是否投资的重要原则。

是,的确有其他初创企业没听我的建议也成功了的,比如他们pass了一个不错的投资方案,但后来获得了更好的一个投资方案。但即便这些人再次站到我面前,我还是会给他们一样的建议:谁知道这种运气一个公司能获得几次呢?谁知道下次是不是就是坑了呢?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7月2日,东城区气象部门发布了今年入汛以来首次暴雨蓝色预警,北新桥地区房管单位的抢修人员以雨为号,开启了24小时连续作战模式。“雨不走,我不走”,是他们最简明也最有力的誓言。雨中的“逆行者”们都做了哪些备战工作,记者跟随他们展开24小时现场直击,记录下蓝色预警中的点点滴滴。

这是个听起来像条废话的建议:你当然要在融资的过程中保持公司的稳步运作。但其实做到很难。很多公司融资的时候,就懈怠了正常运作。

融资市场天性残忍,因为投资人的总数少,是个不饱和市场。作为一家创业公司,你很难同时找超过10个投资人对你感兴趣,也很难约到更多。所以每一个投资人的任何行为都有可能影响到你接下来的发展。

张炜指着脚手架说,脚手架搭一层,抢修人员就往上爬一层,直到高度与要修补的地方齐平。北新桥地区胡同多,道路窄,大多数维修工作现在依然得靠人工来完成。张炜说,其实,发现这一裂纹并不意味着下雨就一定会漏,但是蓝色预警下,他们的工作提级响应,“什么事都怕个万一,我们准备必须充分。”

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一般性格都是比较积极乐观的。在面对技术问题时,这个态度一般很有效,但在融资角度这个态度就很致命。最好的办法是自我洗脑:投资人一定会让你失望的。

大杂院里的居民少说也有十几户,挨着胡同串,挨家挨户发,工作量可不小。不过,走街串巷的过程对房管单位来说,也是再次查缺补漏的过程。发一份手册,顺便询问一下房子有无问题,对居民来说,这无疑也是一颗定心丸。

融资就是有这种神奇的力量,可以吸走你全部注意力和精力。即便你今天一整天只有一个投资人会议,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会议就可以把你整天的精力都吸光。它吸走的不仅仅是开会的那几个小时,更是整个去的路上,回来的路上,以及去之前的准备时间,以及回来后的反思时间。

我知道做起来很难。当一个杰出的投资人看起来对你的产品很有兴趣,提到打算投资你时,你的自信心不可能不膨胀,你会开始误以为这场融资将是一个又快又直接的交易。但相信我,从!来!都!不!是!

7月3日下午临别时,刘学广告诉记者,整整一宿的雨,没等到一个居民报修电话,充分说明近年来经过不懈努力,房管维修备战工作已经取得了成效,“未雨绸缪,我们跑在了降雨云团前面。”

一方面,融资永远会比你想象所需要的时间要长,你最早以为的2周搞定,可能因为各种意料之外的事情,拖了4个月还不见得搞定。这时候,丧失的不仅仅是士气,更是由于你这四个月的停滞不前,让投资人对你兴趣一再退减。

“2000年初刚来到这个维修段的时候,上房,我是真发憷。”刘学广坦言,那时北新桥地区平房区的房屋基础是比较差的,每年“七下八上”时,防汛工作异常艰难,赶上强降雨,一晚上十几个电话的情况也是有的,暴雨中居民家房屋漏雨,需要紧急苫盖,深一脚浅一脚上了房,一不小心便踩穿了房顶。随着政府相关部门的大力扶持,辖区内的平房持续修缮,这样的现象现在已经很难见了。

交易不是人类的其他交流活动,它没有一个可预测的轨迹。交易最常见的失败节点就是交易的最后一刻,万事俱备,对方才开始意识到”我可能不需要这个“,意识到自己可能不是你的东风。所以你不能拿日常直觉来当作指路灯。在交易这件事中,你必须时刻抵抗这种直觉,进入一种近乎病态的愤世嫉俗状态中。

下午4点,从抢修现场返回维修段的办公室,摞成小山的防汛应急手册已经送到了。今年入汛以来,房管单位已经分批给居民发放了4000余册。2日当天,降雨到来前,这些记录着应急电话、防汛知识的手册必须再次分发到居民手中。“再次分发就是怕时间长了,老人们忘记放在哪儿了”,张炜说,胡同里住着很多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一旦发生紧急情况,老人们急需的联系方式都在这本小册子里。

2. 不要停止公司的运营

他们不是在玩儿你,他们只是纠结症爆发自己也决定不了。

一个简单的回答就是:你需要钱去生存。

疫情也给防汛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影响。据抢修人员介绍,作业的同时,他们要保障防控的安全,防护措施同样不能少。“戴着护目镜,穿着两层雨衣,影响确实比较大,但是不能因为疫情,防汛工作就不干了。”

融资毁士气,毁的不仅仅是难,更是因为它比想象中的难。杀死士气的不是难度,而是挫败感。在这点上,期待值越低,受挫的可能性就越低。

我建议大家在面对融资时,带着一种一切都会往最坏的方向发展这个态度。因为在你自欺欺人,以为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幻觉,和天性就极其不稳定的投资人体系之间,事情可能已经在变坏。

抢修人员在多年实践中也摸索出一套工作方法。比如,有居民报修房屋问题,抢修人员会连带把院子里外其他房屋也看一看,发现问题也一并修了。这样就把排查、处理隐患的关口前移了,把该做的准备工作都做足。

“我们现在的在岗人员已经超过40%了。”张炜说,暴雨预警共分蓝色、黄色、橙色、红色四级。所对应的四级响应中,从低到高,要求防汛在岗人数的值守比例分别为40%、60%、80%、100%。考虑到平房区的防汛特点,维修段都会提高值守比例。一旦有漏雨、低洼院落积水等情况发生,必须保证有足够的人员顶得上去。

每年一到汛期,抢修人员的工作完全是根据雨情来定,雨不走,人就不能走。来不及休息,张炜和刘学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工作。“由于历史原因,一些房子相对老化,这些房子在入汛前我们已经看了很多次。”刘学广一边说,一边检查着手电、盒尺等工具,冒着小雨,他和张炜要再把这些老房子看一遍,才能彻底放心。“这种瓦的结构俗称‘灰梗’,顾名思义,灰色的瓦片之间,有一列凹槽,这是走雨水的排水沟,如果瓦片有破损,这种结构的房顶很容易漏水。”前永康胡同内,刘学广用手电照着一排平房顶的瓦片,张炜则贴着墙壁,判断墙体是否存在问题。

解决这种分神最好的方法,就是指定一个联合创始人专门应对投资人事宜,然后其他所有人正常的投入日常工作。这个方法在3个人的公司成效最高,尤其指派的创始人不是这个公司的核心技术程序人员。这样的话,公司还能继续保持之前1/2的工作能力,继续往前走。

“这样做也是为人员安全负责。”刘学广从1992年便开始接触房屋修缮工作,根据他的经验,冒雨抢修危险性是很大的,天黑的时候,房顶上的瓦片会特别湿滑,经过雨水浸泡也变得相对脆弱。在大雨来临前做好维修工作,也是提高抢修安全系数的好办法。

当一切都好,我们会更愿意冒险。当一切都不好,我们就希望保平安。

7月2日晚8时许,天上开始掉下雨点,维修段门前传来了脚步声。“这是咱们维修段的段长刘学广。”随着张炜的引荐,刘学广师傅摘下雨衣的兜帽,记者看到,眼前的这位老师傅正是下午在炮局胡同修补楼体裂纹的那个人。刚进屋,刘学广便对他说,“现在四环外有的地方已经下得很大了,咱们这儿会不会下大得看后半夜,不能松劲儿。”

每一个决定背后又都有很大的代价。每个投资人在投资不同项目的时候,投资金额范围往往从五千美金到五千万美金,绝大多数情况下,金额都会偏向高的那个范畴。这也就是说,每一个投资决定都很重要。

初创企业的成功靠的不是融了多少轮钱,而是产品本身是否优秀。所以,赶紧融完资赶紧回家干活!别在这事儿上耽误时间。

你把“对不理解的事物”和“做重要决定”这两个词组合起来时,得到的就是投资者行为的变幻莫测了。

2日晚11时许,雨水顺房檐流下,发出了哗哗的声响,防了一天的雨终于来了。

人们往往看到在交易不断推进时,期待值会逐渐开始变化,开始相信一切美好都会发生,然后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指望着这个希望。你要抗拒这个念头,因为这是杀死你的最恶元凶。

解决方法:把公司放在第一位。把约见投资人放在你工作之余的空闲时间,而不是反过来,在见不同投资人之间的空闲时间尝试工作。

本以为,这将是一个忙碌的夜晚,居民的报修电话会催得抢修人员手忙脚乱,然而,电话迟迟没有动静,这场来势汹汹的大雨竟然平稳过去了。

你希望他们可以用理智抵抗自己由“意见”逐渐产生的畏惧和贪婪情绪?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一个投资人会对其他投资人都不看好的公司感兴趣的。

对于某些创业类别,这种以年为单位的时间消耗可等不起。比如你创造的是此刻市场就需要的产品,比如当时Viaweb撞到的互联网购物这个契机,倘若这时候你以年为单位,一边做着全职工作,一边慢慢来,你大概很快就丧失竞争机会了。

以下为我的一些建议:

暴雨蓝色预警发生后,抢修人员在一遍遍查缺补漏。

一个4个月都没有显著进步的公司,在投资人眼里属于不够灵活。投资人很少自己意识到这点:事实上他们所谓的对一个创业团队开始“失去兴趣”,根源就是自己的在这个过程里的犹豫不决拖累的时间。

顺便说一句,收购这件事也是。我们一个副线座右铭就是:交易是会失败的。无论你在谈什么交易,首先假设它一定会失败 。这一小小的思维改变,能带给你的力量是震撼的。

北京近期雷雨频繁“上线”。6月18日至今,各区气象部门累计发布暴雨蓝色预警已约40次。房屋漏雨成为居民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尤其是平房区的居民。

整整一夜,虽然雨势时大时小,时来时停。刘学广坐在电话机前一夜未眠,随时等着居民们的报修电话,不过直到3日早上8点,报修电话一次都没有响过。

因此我跟大多数YC毕业的公司说过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一个有名望的投资人在一个合理的估值范围内决定投资你,立刻接受!

有些有创业想法的人肯跟就会问了:那我干嘛还要找投资人?如果融资这么难,干嘛还要做?就没有别的途径么?

同理可推:如果一个投资人似乎对你们很有兴趣,不要让他们只停在“感兴趣”这一层,要push。因为没人能预测一个正在感兴趣的投资人,是否能一直保持兴趣。而且直到你真的让他把钱拿出来之前,你也不可能能确定这份兴趣是真是假。所以如果你有一个对你感兴趣的投资人,要么就让他现在立刻投资,要么就跟他说谢谢再见。而且除非你们当下不差钱,不然给他们的答案也只有一个:就是现在立刻就投。

除了分发应急手册,辖区内易积水的道路、各个井箅子,抢修人员也要一看再看。当天下午,行走在周边胡同里,记者不时能看到防汛抢险人员的身影,有的来自于房管单位,有的来自于属地街道。双方的工作紧密配合,房管单位重点关注有问题的房屋、道路;街道则更关注有困难的居民。

但这种完美场景并不多见。大多数情况下,公司在融资阶段是停滞不前的。但从各个角度来说,这种停滞不前都是很危险的。

更糟糕的是,这些起伏转变都是环环相扣的。投资人之间彼此都很熟,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对你产生了某种“意见”,即便他们自己不愿意承认,这个”意见“也会迅速成为所有他圈子里投资人的”意见”。

张炜是东城区北新桥房屋管理有限公司施工副经理。北新桥地区共有12个社区,其中,8个社区是平房区,房龄“不小”,最早的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详细掌握这些房屋、院落的状况绝非易事。属地房管单位和街道办事处相互配合,防汛工作与正在逐渐接近的云团展开了“追逐赛”。